今年首场暴雨袭击广州城区 司机涉水逃生(组图)

发布日期:2022-06-03 02:32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特大暴雨昨晚突袭广州,强降雨造成近20多条主要路段出现积水现象,导致交通出现堵塞

  市内多处低洼地段遭遇“水浸街”,越秀区钱路头后街10多户民居家中,积水没过膝盖

  记者从有关部门获悉,昨日因暴雨,导致广州多条道路出现水浸,导致交通出现堵塞或缓慢。直至晚上9时许,广州大道北怡新花园路段、黄石东路、天元路华南植物园路段、沙太路、岗顶、濂泉路口、丰乐路广本汽车厂附近、中山大道、华南快速干线干线、珠吉路、三元里大道双向车道、内环路先烈路出口、车陂路、新港中路以及员村、东圃、同德围等部分路段出现不同程度的水浸,从而导致交通出现堵塞。直至22时许,随着雨势减小,路面堵塞情况有所缓解。

  昨日晚上7时许,海先生驾车从人民中路前往广州大道北南方医院的途中,突遇暴雨,导致广州大道北堵塞,原本只用一个小时的路程走了近两个小时。“我是晚上7时出门的,虽然当时天下着雨,但是路还比较顺”,海先生说,直到从环市东路转上广州大道中,雨突然大了起来,密集的雨水打在挡风玻璃上,严重影响了视线米以外的情况,当时只能以20公里/小时的时速缓缓前进,因为雨比较大,周围的车纷纷打起了双闪灯。

  当车开到广州大道北怡新花园路段时,由于雨太大,导致三车相撞,致使该路段交通完全瘫痪。海先生的车在怡新花园塞了近一个小时没有动弹过。原本从人民中开车回南方医院只需1个小时的路程,他足足走了两个小时,直到晚上9时许才迈入家门。而从滨江中路回中山八路的路上遇到暴雨,细心的张小姐发现,由于雨水太大,下暴雨时,她的后视镜视线模糊,只能看到漫射的灯光,无法判断车辆远近。

  记者在天河立交看见,由于底层积水最深处的高度已经超过一般成年人的腰部,无论是行人和自行车还是机动车都无法通过。不少行人和骑自行车者要么掉头,要么借道第二层的立交桥,第二层桥桥面一下子就变成行人、自行车和机动车混道,场面惊险。

  但有辆“不知深浅”、没来得及掉头的小车更倒霉,开到接近桥底的位置死火,进退两难。越向桥底走去,路中央就停着越多车灯熄灭、驾驶室空空如也的“弃车”。在天河立交西南侧停着一辆黑色小轿车,就像泽国中的“孤岛”,混浊的积水已淹到了车辆倒后镜的位置,司机只能从车中“游出来”,然后傻了眼似的站在远处水较浅的地方,一时手足无措。

  尽管打着伞,裤腿已卷到大腿处,可是这名司机身上从头到脚的每一处地方都在滴水。原来,8时多雨势最大时他正开着车从西往东的方向经过天河立交桥底,当时的确已经看见前面出现水浸,却没有料想到情况会这么严重,等车子熄火的时候他才惊觉水已经没过车轮了。无可奈何之下他决定先下车再说,艰难地推开驾驶室的门后,他发现水已淹到腰部,连走路都有些困难,只能以半趟水半游泳的姿势转移到安全地方。

  一名路过的市民看见死火车辆和司机们的狼狈状,同情地说:“以后能不能在刚开始浸的时候就在前面的路上设置提醒,使司机大佬了解前方水浸情况,可以及时掉头,而不是非得亲身‘试水’?”

  晚上7时30分,记者在白云大道元下田村附近的时候,车辆行进非常缓慢,记者看到,雨水越积越多,来不及冲走,全部汇聚到道路中间来,淹没靠近马路中间隔离带的双向两条车道,车辆纷纷避让,胆大幸运的车辆从水中冲过,走了,也有不少车子绕到水中,熄了火。记者所乘坐的车子在这里开了10多分钟,才走了200多米,但在白云大道其他路段,还没有受到水浸。

  8时左右,记者来到广园东内环路的时候,场面更为触目惊心。在大金钟路上内环的路段,从上一层高架排水孔内倾泻而下的水柱足有直径1米宽,打在来不及躲过的汽车身上,一名车主哭笑不得,“感觉好像开车从水帘洞里钻出来一样。”而在旁边另一条西往东方向的内环路上,车道完全被水淹没,这里又没有路灯,记者看到,从这里经过的车打开远灯,急驰而过,两边激起数米高的水花。

  而在内环路下广园路的一处地段,也有1里长的路段被淹,经过的车辆排队从旁边位置较高的车道经过,排起了“长龙”。

  8时30分,平日很少被淹的广园路上也有多处水浸,尤为不可思议的是,在广州市水务局对面的广园路段,就有两车道被淹,记者未见到有人来抢修,在广园路拐科韵路的入口处,也出现大片水浸,最深的地方达50厘米左右,淹没到了旁边的人行道。

  “我现在开车像开船呀,冲了一个水坑又一个。”苏女士住在白云大道附近,昨晚8时左右正是暴雨的时候她从人民中路返回,大雨“打乱”了她的如意算盘,“原来以为白云大道车多,也有不少水浸的地方,我改走机场立交,转平安大街,结果还是中招了。”苏女士冲过了路上的几个水坑,结果到机场立交的时候,这里也变成了一片泽国,“人都是在齐腰深的水中推自行车的,我是咬了牙冲过去,还好,没有死火。”

  “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。”苏女士平日从人民中路回家只要半小时,昨日花了近两个小时。